返回

其他类别

首页

美丽新世界 魔都听雪

作者:bacteria1

更新时间:

谢琮推开门,立ma就bo起了。挂着“1204训练室”牌子的樟木门后,一ju洁白的胴ti被高高吊起,泛着银光的铁架把少女的四肢呈“大”字扯开,正对着谢琮,女孩儿无暇的躯ti扭动着,宛若祭坛上被献祭的羔羊,凝脂般的皮肤上突兀地浮现几点亮se,那是几个夹在微微隆起的rutou、翻开红zhong的yinchun、和红豆般zhong胀的yindi上的鳄鱼夹,被导线连在一旁的电疗仪上。再仔细看,少女的小腹略有鼓起,显出cha着她下ti的ju大anmobang的形状,嗡嗡作响的anmobang和幼xue的feng隙正渗出粘稠的白seyeti,夹杂着些许血丝,平时几不可见的niaodaokou也charu了一串手指toucu细的串珠。她洁白的皮肤下趟过一阵阵颤抖,彷佛能看到令人胆寒的电liu顺着鳄鱼夹、anmobang和串珠穿过女孩jiaonen的shenti。她shen后站着一个带着黑se面ju的健壮男子,呼哧呼哧地耸动tun部。女孩的大眼睛盯着谢琮,大滴的泪水从稚nen的面庞划过,她想说些什麽,可惜一个黑se的kou球死死地ding着她的shetou,所以她只能和着泪水呜咽shenyin。 ...

我的JK女友

作者:不详

更新时间:

我的女友叫雯雯,shen高162,ti重45kg。她是一名JKai好者,衣柜裡有数不清的JK制服。外表清纯可ai。在她上高中的时候就是班裡的班花,追求者众多,经过我的不断努力,终于在众多追求者当中脱颖而出,成了她的男朋友。并且迅速的把她的第一次给拿下了,雯雯生xing胆小,别人凶一点她就害怕,被欺负也不敢说出来。由于我跟她不是一个学校的,就开始了漫长的异地生涯。雯雯在高一的时候住在外婆家裡,家裡还有个不学无术在学校当混混的表弟,表弟每天就是chou烟打架。在她刚到外婆家的时候,表弟在看她的眼神中就充满了慾望,随着ri子的推移,两个人逐渐的熟悉起来。表弟从一开始的摸摸雯雯的手佔小便宜到了时不时的从后面抱雯雯。雯雯想着是弟弟也没啥,就这样让她抱了。雯雯每天放学回家,表弟就从后面甚至前面抱住雯雯:「姊,我好想你」。也不知是母姓泛滥还是喜欢被抱的感觉,从来没有推开过表弟。 ...

食髓方知味

作者:Vivianv5

更新时间:

“嗯……嗯嗯……嗯~”是谁在抚摸、tian舐我的jiba,我的手没有动啊,怎么和平时自己lu的时候不一样呢,这感觉好舒服啊。昨晚陪学妹聊天睡太晚了,这大半夜的正是困的时候,gen本睁不开眼,没办法去看发生了什么。但是,不对啊,我在自己房间里,怎么会有人在跟我koujiao呢,我一二十出tou的血气方刚,至今还未破chu,怎么会有这zhong享受,难不成在zuo梦?不guan了,guan她是不是zuo梦呢,我也不想醒来,先享受再说吧。慢慢的,感觉从jiba开始向上游走,jiba在一个温nuan、shirun的环境里,似乎是在嘴里,不断的上下taonong,shetou卷来卷去的yunxi着guitou。双手顺着大tui向上mo挲,摸到了我的xiong,手指俏皮的在我的rutou上划,让rutouyingting了起来,反过来让jiba也更ting、更ying了。 ...

哆啦C梦(哆啦CM)

作者:AXMI

更新时间:

我叫吴雄,刚刚初中毕业我回到家中,我的憨批爸爸告诉我说「大雄啊,其实你不是普通的学渣而是一个富二代。S市第一贵族学校的通知书已经放在你房间了,收拾东西跟我一起去别墅区。终于可以住自己的别墅了,哎!」就这样我成为了一个普通富二代。泡面网吧的生活已经离我而去看着贵族学校录取通知书,坐着老爸的豪车,我已经接受我不是穷diao丝的shen份。现在我正在想着如何欺男霸女,为所yu为了.........豪车太舒服,一不小心就在车上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的新家,这时一位穿着黑丝的少妇打开了华丽别墅的大门。189的shen高导致修长的美tui极其xing感,再配上不给少妇丢脸的36Ejuru十分惹火。想这就是我老妈夏婷。 ...

父女之办公室Play

作者:Ren1993

更新时间:

办公室里,正在加班的杨宇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抬tou正要回话的杨宇只见一个灵动的shen影已经走了jin来。思思提着一个保温盒走向杨宇,用她特有的小nai音轻声问dao:「爸爸~想不想人家……」「想,要不是加班,爸爸早就回去了。」杨宇看着眼前穿着JK制服的女儿,可ai的双ma尾,粉白格子的小裙子,短裙下的半透明黑se丝袜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。思思眨眨眼,一双玉臂勾住杨宇的脖子,撒jiaodao:「人家在家等你那么久都不回来,就想爸爸了嘛~」思思这个小nai音,听得杨宇瞬间亢奋起来,接着就将思思抱在怀里吻了下去。 ...

yindang少女的无限旅途

作者:心中

更新时间:

刚开始kou味比较轻,之后会逐步加重!!! ...

绿dao天尊(都市)

作者:不知火

更新时间:

「医生!求求你救救他啊!求求你救他!」「对不起夫人,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,你们另寻高明吧。」医生叹了kou气,摇摇tou无奈的离开了,只留下满脸泪水的女人和神情凝重的男人,以及一个虚弱无比的婴儿。……「阿伯,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?」「你李天师都无可奈何的事,我又如何能解决。孩子命格如此,即使是医圣再世恐怕也是无力回天。」老人的话语,似乎已经宣告了孩子的未来。…… ...

我和我的女人们(轻H)

作者:birdofgod

更新时间:

第一次见到钟媛,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,我刚跟三个一起打拳的师兄弟喝完酒,独自回家。那时已经晚上十点多钟,为了图近路,同时也为了方便酒后放水,我从南湖公园直接穿行,走到快到围墙的树林深chu时,就看到钟媛几乎全luo的雪白routi躺在草地上,两只手被一个染着一tou黄mao的小liu氓用小tui压着,两条修长丰腻的大tui被另一个秃tou夹在腰间,正在大力推送,秃tou腰后的那双白nen美足上还挂着黑se的高跟凉鞋。 ...

缈缈红尘录

作者:叶青岚

更新时间:

gungun红尘便如同这大江的水liu,时而温和时而暴躁。chu在红尘之中便如一片落叶飘于大江,当大江gungun向前时,谁人能够幸免? ...

无限之仁慈的教父

作者:三十厘米

更新时间:

纽约郊区一栋别墅之中,虽然是夜晚但是别墅之中却只有着细微灯光亮着,这里的装修很是简单,墙壁都是用防火防电的石材建造而成,而屋子里面的东西看起来都是经过了一番防护加固。这样的房子在整个美国都是很稀少的,要知dao美国的地广人稀,人均资源多,所以建筑房子的时候明知dao木材的容易出现问题,但是人们依然会选择木质房屋,就是因为便宜。可是这栋别墅却是反其dao而行之,虽然看起来很是jian固,但是却没有用多少木材,反而是价格昂贵的各zhong保护材料更加多一些。 ...

我的女王姐姐

作者:g1234ggh

更新时间:

[逆cha,tian脚,抖m]我叫江宇,是个男生,由于相貌比较秀丽的缘故,我经常被别人称作“小玉”,每次听到这个称呼,我都有些难为情,一个男生被这样称呼,总是有些奇怪的……但是,其实我知dao,我的心里对这样的称呼,是有些喜欢的。对于成为男生这件事,我本人也是很无奈的,这东西又不能自己决定,明明我也更想成为女孩子啊!而且因为xing别的远古,一些偏向女孩子的举动就会显得有些“变态”……没错,其实我很向往女生,偶尔也会模仿女孩说话,甚至偶尔还会穿穿女装,只不过这些都是我自己的秘密,没有人知dao。直到有一天… ...

被坏学生凌辱的校长妈妈(我的校长妈妈)

作者:alex4396

更新时间:

「笃笃笃笃……」伴随着清脆高跟鞋声音临近,原本吵吵闹闹的教室慢慢地平静来。是妈妈来了。这高跟鞋声音,我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。我的妈妈,楚烟秋,作为这件中学的校长,妈妈每天都很早起床,洗漱、穿好衣服,zuo好早餐,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,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,急匆匆地来我的卧室叫我起床,几乎每天都是如此,搞得我都有条件反she了,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就有zhong心tiao加速的感觉。 ...

一生浮沉 姐嫂如妻

作者:meihualu

更新时间:

我出生在八十年代末的一个东北小县城。虽说是县城可是基本上和农村没有区别。我们家里县城还有20多公里。我兄弟姊妹三人。我是老小。有一个哥哥,一个姐姐。哥哥大我11岁。姐姐大我3岁。母亲在我2岁的时候就去世了。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四kou就生活在几间破落的小院子中。童年的记忆是模糊的。没有任何乐趣。我对母亲的记忆十分模糊,只是家中箱子上摆放着她的照片。全家人谁也不愿意在我面前提起母亲。我知dao他们是心疼我。虽然我从小没有母亲。可是从不缺少关ai。特别是姐姐。我基本上是在姐姐的背上长大的。姐姐很瘦。她不但在我面前扮演着母亲的角se。在全家她也是唯一的女xing。 ...

人类补完计划

作者:夏洛克福尔摩沙

更新时间:

这是在西元3216年,距今千年后的遥远未来属于人类的故事。 ...

黑保安的yun奴

作者:通心米粉

更新时间:

“老公,被大jibaganpi眼真的太shuang了,可儿知dao这样不对,但我实在抵抗不了这个大jiba,天天就想着被大家gan,你原谅我好吗,我要老公你看着可儿被杰克爸爸gan高chao的样子,看我像tou发情母猪被大家lun成白痴的样子,啊,好shuang!肋点cao我,把我pi眼cao烂掉!你看我pi眼都被gan的翻过来了,再等一下下哦,我ma上高chao就能表演pen水水了,老公你见过我chaopen的样子吗,大家都夸我是极品gangjiao婊子呢,每次被爸爸们ganpi眼我就能chaopen好久,就老公你从来都不夸我”。眼前的人妻已经被绳索开tui高高吊起,除了tui上的吊带袜和高跟鞋,其他部位全luo,赤luo的routi暴lou在空气中。 ...

碧蓝航线 一位变态指挥官的随笔

作者:清槐

更新时间:

周六的上午,刺眼的太yang照shejin指挥官的房间里,指挥官在床上睁开眼睛:「啊终于到周末了,真难得啊。」这周对于整个港区来说都是繁忙的一周,指挥官所驻扎的皇家港区与白鹰刚结束了一场为期五天的联合演习,所有舰娘包括指挥官现在都是shen心俱疲,指挥官支起自己沉重的躯ti,看了看床tou的闹钟,已经10点整了。此时,房门「咚咚咚」地响了。 ...

金陵梦华路

作者:mcylyt

更新时间:

玄武湖。一座蜿蜒曲折的长廊,悬于樱洲荷花园。时至七月,黄昏时刻,樱洲的百余荷花呈在雾气中绽放出迷人光彩。「哼哼……」长廊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妙龄少女,shen着碎花短裙,扎着两辫ma尾,jing美的俏脸稚气未散,两只白丝小脚前后扑腾,说不出的俏皮可ai。少女名为苏梦,出生于江南水乡,年芳二一,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。苏梦的父亲在南京教育局工作,她的母亲亦是南京大学的教授,而她也没辜负父母的栽培,成绩优异的从南京师范学院毕业,并且没有靠父亲的背景顺利的成为了南京七小的老师。虽然还没开学,没有正式工作…… ...

迷yun

作者:雪血雪血

更新时间:

[短篇催眠控制]再辉煌繁荣、灯红酒绿的城市都有不堪见人的一面,梧市作为国nei的一线经济繁荣之地,在离市中心各zhong高耸ru云的建筑的远chu,是大大小小规模不一的城中村。它们一个个布局凌luan、拥挤不堪、甚至治安混luan,犹如是这座美丽城市的伤疤。城中村里面住着的是怀揣梦想,而又不愿离去的人们,他们ri复一ri在这辛勤劳作,但这座城市却没有他们的落脚之地,唯有城中村是他们临时的港湾。 ...

落叶时分人销魂

作者:rking

更新时间:

[女警]她徐徐张开眼睛。白se。白se的墙壁,白se的天花板,白se的窗帘,白se的门,白se的灯光。白se的灯光看上去是如此的柔和,仿似天堂的颜se。我在哪里?顾晔稍为动了动shen子,骤然间全shen一阵酸痛。tou一阵昏眩,太yangxue卟卟tiao着,手足酸ruan,尤其……尤其是下ti,剧痛的感觉直刺ru心。“啊……”她痛苦地叫了一声。“顾小姐,你醒了?”旁边轻柔的声音说。是一个年轻的姑娘,穿着一shen白衣。顾晔突然发现,盖在shen上的被子也是白se的,连shen上的衣服……咦,那件淡蓝se的绣花旗袍呢?怎么换成白se的布衣了?医院!她立刻明白了。“阿莲,顾小姐醒了,快去通知吴医生和李队长!”那个护士小姐向她shen后另一个护士说。门吱的一声开了,阿莲小跑着出去。我还没死!我居然没死!我安全了!我……我……我终于熬到tou了!这是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顾晔伸手一摸自己的脸,她感到一串泪珠正从自己的眼里涌出。 ...

我真的长生不老之柳月望沦陷

作者:zxq90

更新时间:

[luanlun]八月底天气依然炎re。长沙的天气,历来要到十月份,才能稍微凉快一些,偶有夜间凉风,薄被加shen。刘长安划拉了一下手机,看了看明天的天气,其实天气预报还是比自己占卜靠谱的多,很多时候gen据经验和观察得出的气象预测都不是那么的靠谱,气象千变万化,连世界排名第一的计算机承担的气象预测任务都仅供参考,更何况看看蜻蜓小鸟蛇虫鼠蚁就能百分百确定接下来几ri的天气?没谱的。他看天气并不是关心军训,而是关心他的辣酱,打了个电话给周书玲,让她帮忙太yang下山了以后就把他晒的辣酱收起来,这东西周咚咚ai吃就吃吧,辣的她shetou都zhong了,刘长安就不信她能吃掉多少。来到上次刘长安蹲过点的沥青料路上,看到公jiao站蓝se的小牌子,刘长安站在那里等了三分钟,shen材高挑的美少女就走了过来。 ...
1/608